犀利思維破解一切困局


有個小故事說是一個富商逼迫欠債的窮人把女兒嫁給他,用的方法如下:拾起兩個黑色石子攥在手里,讓窮人挑出白色的石子就可以免去債務,如果挑出黑色那么就要把女兒嫁給他,同時可以延長債務時間。在大家還沒看清過程時窮人的女兒把其中一個石子搶走扔到很遠的地方,并對大家說,只要看一看手上的石子就知道她挑選的是什么顏色了。大家拍手叫絕,而在我們看來,這還有很多解決辦法!


 

第一種思路。按照正常的流程將整個事件列出來:


拿石子——拿出一枚——觀看——必須拿到白色石子。


擴充整個流程:


我走上前去拿口袋中的石子——用手拿出一枚——由誰來觀看——必須拿到白色石子。


這個流程還可以擴充……


這個流程除了結論的任何一個環節任何一個詞組都可以進行改變


他沒說非要從口袋拿,那我就在地上拾起一顆。

 

第二種思路。除了正常的流程,我們還可以改變流程本身:


例如改變以下條件


(時間、地點、人物、行為、事件、質量、溫度、濕度、高度、角度、對比度、濃度、弧度、強度、精度、亮度、熱度、程度、力度、速度、純度、透明度)

 

●  拿出黑色的石子說,我拿到了白色,只不過它是一顆純度為零的白色石子。


●  既然里面有1顆黑色和1顆白色,那么幾率是一樣的,那么我選擇當我拿出黑色的我勝利。


●  如果有一口袋的黑白石子,我就多抓幾次,因為他沒規定抓的次數。


●  如果全是白色,讓我抓黑色的,那么我就等到黑夜再抓,因為任何不發光的東西在黑夜都是黑色。


 
第三種思路。重新制定結論標準。


1. 改變轉換審視對象自身屬性把審視顏色轉變為審視重量。


2. 轉換審視對象(核心問題不是選不選石子的問題,而是對方想霸占女孩的問題)


假如女孩是短跑冠軍,可以讓他與女孩跑步。從事件目的性上來講選石子是可以被跳過的,比拼我們占優勢的東西。


 
第四種思路。當結果具有兩分法時可以把球踢回給對方。


讓對方選擇白色石子,如果對方勝利,自己就算輸。


 
第五種思路。要將問題縮小和放大:把問題縮小后我們就看結果,只要能達到這個結果就可以,不論用什么方法。將這件事放大后,一個管子堵塞了,我們可以在它兩端接上一個管子,把堵塞的地方跳過。


 
傳統思維喜歡把事物進行歸類分解,犀利思維喜歡把事物組合。因為人們喜歡分解歸類,所以人們嘗試把概念符號化,這樣有助于理解,但也有可能把概念扭曲化。我們談到“灰色”一詞時,通常認為它是一種靜態的顏色,而不會認為是從黑到白的一種動態過程。兩者的區別在于后者不是一種定義,而是一種可能性。
 

其他觀點